只去日本、提前回國!蓬佩奧行程突變有何玄機?

看看新聞Knews綜合

2020-10-05 20:14:06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多名政客“中招”新冠病毒之際,一度堅持亞洲訪問行程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不得不重新調整計劃。


d1868061081fb59d647e36bdfeaa1592.jpeg


當地時間10月3日,美國國務院更新行程,蓬佩奧將于10月4日至6日訪問日本東京,但不會按原計劃前往蒙古國和韓國。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聲明表示,蓬佩奧只是縮短了“亞洲行”,并非取消訪問計劃,“10月蓬佩奧還會再次訪問亞洲,并將重新安排行程”。


10月5日,韓國外交部長官康京與蓬佩奧通電話,對推遲訪韓表示遺憾,并祝美國總統特朗普夫婦早日康復。


“日本行”為何不能推遲?


如期訪問日本,蓬佩奧在社交媒體上興奮發文:“日本,我來了!”


fd1b6c097b9d2fa7ce94c79d75726b18.jpg


據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表示,蓬佩奧將在東京與日本首相菅義偉會晤,并參加美日印澳四國外長會。


蓬佩奧對日本進行的訪問,將是菅義偉首次以日本首相的新身份,會晤美國國務卿,這對日本和美國都具有重要意義。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表示,一方面,日本新任首相需要與美國進行直接溝通,對美日同盟以及雙方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看法;另一方面,美國也需要在與日本溝通的過程中,來摸清日本下一步的動向,同時也希望日本能更好地配合美國的“印太戰略”。


四方會談資料圖


2017年,美國提出了印度洋-太平洋戰略(簡稱“印太戰略”),隨后重啟了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之間的四方安全對話。美國借由“印太戰略”大肆渲染中國威脅,并倡導建立一個反對中國的排他性區域集團,來全方位遏制中國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蓬佩奧訪問日本的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參加“美日印澳四國外長會”,即“四方會談”(the Quad),四方會議將“集中討論印太地區的緊迫問題”。


蘇曉暉表示,蓬佩奧此行是近一時期美國對華政策上不斷施壓的其中一步,而“四方會談”將進一步配合美國的“印太戰略”,對中國的區域經濟合作、海洋權益維護等諸多方面帶來負面影響?!氨M管表面上,美國沒有突出中國的因素,但遏制中國是美國此行重要的目標之一”。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9月29日曾表示,任何多邊、諸邊合作都應當秉持開放、包容、透明的精神,而不是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都應當有助于增進地區國家間的相互理解與信任,而不是針對第三方或損害第三方利益?!拔覀兿M嘘P國家從地區國家共同利益出發,多做有利于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的事,而不是相反”。


特朗普與蒙古總統巴特圖勒嘎


首訪蒙古國有何目的?


除了日本外,蓬佩奧亞洲行的第二站原本是訪問蒙古國,雖然計劃已經推遲,但這也是蓬佩奧出訪行程中首次出現蒙古國的名字。


蒙古國是中國的友好鄰邦。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蒙古國政府和社會各界以各種方式支持中國抗擊疫情。2月27日,蒙古國總統巴特圖勒嘎訪華,成為疫情后第一位訪華的外國元首。訪問期間,巴特圖勒嘎宣布贈送中國3萬只羊。當時,外界用“特殊時期、特殊訪問、特殊禮物”來形容此次訪問和捐贈。


而中國也在蒙古國出現疫情后,多次向蒙古國捐贈口罩、防護服、核酸檢測試劑盒等醫護用品。9月15日至16日,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對蒙古國進行了為期兩天的正式訪問,雙方達成了廣泛合作共識。


9da50ad33e92bdf9ea315010ea4eeac2.jpg


那么,蓬佩奧為何突然將目光鎖定蒙古國?


在蘇曉暉看來,美國一直希望在亞洲地區打造“遏華包圍圈”,并且能夠囊括更多的國家。而蓬佩奧訪問蒙古國,正有意動員其加入“遏華包圍圈”。近些年來,美國和蒙古國的關系有相互走近、上升的態勢,2019年7月,蒙古國總統巴特圖勒嘎首訪美國,雙方同意將美蒙兩國關系上升至“戰略伙伴關系”,并加強經貿和安全方面關系的推進。


除此之外,蒙古國對于美國來說還涉及到資源的供應,其中稀土資源是美國重要的考量因素。據美國國家地質局調查數據顯示,蒙古國稀土儲量豐富,約為3100萬噸,去年美國防長埃斯珀到訪蒙古國時就提出希望與蒙古國結成同盟,蒙古國向美國提供稀土資源,美國為蒙古國提供經濟等方面的必要“幫助”。因此,蘇曉暉表示,把蒙古國放在此次亞洲行中,也可以看出美國地區戰略構建中思考的深層次因素。


挑唆失敗 倉皇回國?


蓬佩奧此次出訪,不僅僅只訪問亞洲,事實上,在開啟亞洲行之前,蓬佩奧已在歐洲訪問多日,這也是他三個月內第三次訪問歐洲,先后到訪了希臘、意大利、梵蒂岡和克羅地亞,但進展并不順利。


在希臘雅典,蓬佩奧先是遭受到大批當地民眾的抗議;緊接著,梵蒂岡拒絕了蓬佩奧覲見教皇方濟各的請求,指責他試圖通過譴責天主教會與中國的關系,將梵蒂岡拖入美國總統大選。而后在克羅地亞,克羅地亞總理安德烈·普蘭科維奇當著他的面,表達了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興趣。


克羅地亞總理安德烈·普蘭科維奇


在蘇曉暉看來,蓬佩奧此行首先是服務于美國的國內政治,希望在大選前展示特朗普政府穩定的能力和實力,為選情加分。其次,蓬佩奧希望靠打“中國牌”,挑動一些國家和中國的關系,從而打造“對華包圍圈”,進而服務于美國的國家利益和中長期的大國競爭戰略目標。


不過,“熱臉貼冷屁股”的窘境已不是頭一次發生。今年七八月兩度造訪歐洲時,斯洛文尼亞、奧地利等諸國到訪國家就表示“不希望卷入新冷戰”。這也再次證明蓬佩奧的聲名狼藉,以及美國霸權主義的不得人心。


如今,蓬佩奧出訪行程縮減、提前回國,外界有猜測認為,作為總統接班的第四順位,蓬佩奧是不是著急回國為“總統夢”做準備?對此,蘇曉暉有不同的看法,她表示,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會對當前的選情產生一系列的影響,作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需要回國來幫助處理一些問題,穩定選情,這是眼前最急迫的目標。不過也不排除,蓬佩奧希望通過在突發情況下的一些舉措,彰顯自己的政治能力,為未來的政治前途鋪路。


(看看新聞Knews編輯 楊臻)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新聞

關鍵字:中美關系
赌3个色子猜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