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特斯拉為何狀告特朗普?

看看新聞Knews綜合

2020-09-24 23:46:37

近日,特斯拉向位于紐約的國際貿易法庭提起訴訟,狀告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加征關稅“違法”,并且“連本帶息”地索要繳納的稅款,引發國際輿論的關注。


特斯拉們有多“受傷”?


訴訟緣起中美關稅爭端。據CNBC報道,特斯拉起訴針對的是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和2019年宣布的兩批對華關稅清單??們r值達3200億美元的幾百件中國進口商品被分別加征了25%和7.5%的關稅,其中就包括車載終端等特定汽車零部件。


a2841476e63d5f5aeba97a40a8d83793.png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也被列為被告。2019年,萊特希澤治下的貿易代表辦公室拒絕了特斯拉希望對從中國進口的電腦和顯示屏免征關稅的申請。特斯拉方面警告,由于無法在美國找到相關產品的替代制造商,將導致汽車生產進度推遲,而對特定部件加收關稅,會增加成本,對公司造成經濟損害。


特朗普與萊特希澤


特斯拉2018年的財報顯示,由于對來自中國的零部件征收關稅,公司當年第四季度的毛利潤估計會減少5000萬美元。


7b39fa7d62cfdcc0e65bee8cad8f7397.jpg


中美關稅爭端已有兩年,為何起來“造反”的是車企?


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指出,汽車行業一直在中美貿易爭端的風口浪尖,車企感覺“很受傷”。在如今這個全球供應鏈合作的時代,汽車行業集成生產效應極強,特斯拉這樣的美國企業,已經高度趨于服務化和高技術化,中間零部件等依賴中國出口以及提供協作,最終在全球市場獲得利潤。


在特朗普粗暴、生硬的關稅大棒下,經濟的自然流動被人為阻斷。最終關稅大棒化作雙刃劍,既損害中國出口企業的利益,反過來也損害以特斯拉為代表的很多美國企業的利益。


根據華泰證券的研判,中美貿易爭端對汽車行業的影響體現在于,對美出口收入占比較大的零部件企業利潤或受到一定影響,但由于轉換供應商需要較長認證周期,短時間切換比較困難,關稅影響或多被美國客戶承擔。


cc75807a13445e16dde285659eb67578.jpg


最主要的是中國制造對于海外車企而言一時不可替代。特斯拉方面表示,中國是唯一可以在嚴格的限期內交付其需要的自動駕駛硬件組件的國家,根本無法在美國采購到這一產品。由此,車企要求美國政府停止加征關稅,并連同利息一并退還此前支付的款項。


商告官,有多大勝算?


特斯拉在其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稱關稅為“武斷、無常以及濫用自由裁量權”。發起類似訴訟的還有福特、戴姆勒、沃爾沃等國際汽車巨頭。盡管奔馳母公司戴姆勒和沃爾沃是歐洲的車企,不過因為他們在美國設廠,也受中美貿易爭端殃及池魚。戴姆勒認為,美國法律“沒有賦予被告進行大規模貿易戰的權利,不論時間長短”,指責特朗普政府的關稅大棒影響其“從中國進口的價值超過5000億美元的貨物”。


9b94e04dbf1e54d3cb4298287811ac8f.jpg


據美國法律專家張曙東介紹,受理訴訟的這家國際貿易法庭,相關海關以及國際貿易類糾紛都是其管轄范圍,而美國政府及貿易辦公室是其???,或為原告或為被告,勝訴敗訴也是常事。比如,很多中國公司就301條款,訴請美國政府撤銷對其征收反傾銷和反補貼稅,其中就不乏有勝訴的案例。


至于這次特斯拉有多大勝算?張曙東認為,從起訴狀來看,特斯拉的律師團隊或將從程序和實體兩方面挑戰加征關稅行政命令的合法性,具有強有力的理由及法律邏輯。一審裁決后,無論原、被告都可以向聯邦巡回法院提起上訴,最終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也并非沒有可能。


在張建平看來,一國政府向國外進口商品加稅并非“違法”,但必須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出臺關稅政策,而且得在WTO框架之下。反觀特朗普政府,即使美國企業在相關聽證會上贊揚中國出口商品,希望政府不要加征關稅,以免損害本國企業利益,美方卻一意孤行。對于特朗普政府以關稅作為政治化手段打壓中國經濟,目前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


被關稅大棒致傷,越來越多美企要維權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針對中美貿易爭端前后態度的轉變。早在2018年3月,特朗普擬對中國進口商品設定關稅時,馬斯克曾在推特上抱怨中國汽車產業合資的股比,以及中國的進口汽車關稅問題,相關推文得到特朗普的點贊。如今中國產特斯拉銷售大旺,特斯拉設在上海的超級工廠正在向年產100萬輛電動汽車發起沖鋒,用馬斯克的話說,“我希望能把特斯拉上海工廠打造成全球范例”。


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級工廠


在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許海東看來,很高興是特斯拉捅破了這層窗戶紙。伴隨特斯拉在中國上海設廠生產,基于性價比考量,越來越多地選擇中國供應商,產品甚至想向美國出口。特斯拉雖然能與供應商一起承擔成本,但畢竟不是持久之計。美國國內類似想法的企業很多,只是以前有苦難言。如今特斯拉帶頭起訴,制造業的各路企業肯定會基于實際情況,選擇是否跟隨。


張曙東分析指出,類似案件的訴訟時效為兩年,而本周是截止日。換言之,對于類似特斯拉這樣的中美貿易爭端的“苦主”而言,差不多該抓緊時間以法律來維權了。


e116ac54f52f05bf058b250671f51f28.jpg


事實上,除了汽車制造商,包括家居建材商家得寶、成衣制造商安·泰勒等知名企業在內,已經有約3400家美國企業就特朗普政府的關稅政策采取了法律行動,要求償還已支付稅款,并呼吁政府改變關稅政策。


張建平指出,如今在疫情和全球經濟衰退的雙重打擊之下,很多美國企業難以承受這個高額成本和壓力,轉過頭來起訴政府,也是維權的應有之義。尤其是本月15日,世貿組織作出裁定,特朗普政府對價值超過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征收關稅屬于“非法”,也為這些美企“壯了膽”。


(看看新聞Knews編輯 李瑤 黃濤)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新聞

關鍵字:關稅中美貿易摩擦
赌3个色子猜大小技巧